“快闪书店”能“闪”多久,这场阅读的行为艺术能拯救阅读和资本吗?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7日

       戴友山思南书店外观 2018年1月, 上海思南小广场的梧桐树下, 突然多了一座菱形建筑, 寓意“人文之心”。它精致、透明, 有一种温暖的木质感。这是一家仅30平米、仅存在60天的“快闪书店”——思南书店•概念店。在这60天里, 从李欧凡到孙勇, 作家每天都担任“专卖店经理”, 与读者面对面:推荐读物、互动、分享书房中的创意感受和小事。有人说, 这是一座璀璨生机的“城市之心”, 是中外作家的书房, 是所有书友的客厅, 是上海这座城市的人文客厅。早在2015年6月, 韩寒的快闪书店就在福州来福士广场二楼正式开业。这家名为《Together》的书店可以说是第一家以Pop-up Shop概念进军图书零售行业的食蟹者。快闪书店的口号是“与你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将持续50天。 2017 年 9 月, 北京。号称“上海最美书店”的建投书店, 在金融街购物中心悄然开设了一家“移动书店”。这家快闪书店仍然销售一种生活方式。分享理念的主旋律是“竹林风情”。读者在其中流连忘返, 仿佛漫步在幽静的花园中。古朴而身临其境的氛围吸引了络绎不绝的购书者。跨界合作, “快闪书店”立体增值服务快闪店(Pop-up Shop)是近年来在欧美流行的概念。品牌游击店开业才几个月或几天,

却因其独特的创意和特色吸引了大批年轻人。 “快闪书店”更像是行为艺术的写实表达, 以缩短作者与读者的身心距离。 “快闪书店”以灵活、小巧、临时的方式吸引人, 旨在改善读者体验。大型综合性传统实体书店最大的缺点是缺乏时尚个性的生活体验。更重要的是, “快闪书店”比电商书店更有价值。
       快闪书店的书价比电商书店还要实惠, 因为背后是卖一种生活方式, 是名利场的资本, 它的追求是延续增值服务所隐含的增值零售后。在现实世界中, 任何行业都在高速发展。这种高速发展必然遵循一个内在的发展规律, 就是依靠资本和受众群体来推动,

而这种动力源泉的根本要素是人性。人类是群居动物, 人性的“化学反应”真正发生在人与人相遇之后。
       人类需要基于公共空间的活动。作家遇见读者, 作家遇见作家, 读者遇见读者, 写作、阅读、出版、销售的方方面面汇聚在一个领域。可以说, “快闪书店”的优势显而易见:一是跨界创新。快闪实体书店通过新型网络传播, 一经推出便迅速爆发。这是一场全新的跨界资本博弈。一般来说, “快闪书店”的生命周期为60天左右。它通过饥饿营销吸引了更多的人。注意, 这60天产生的后“快闪书店”的业务增长点是不可预测的。其次,

与传统书店不同, “快闪书店”书店一般销售具有浓厚文化生活体验的生活方式。一般快闪书店分为阅读区、咖啡文化区、品牌设计区、创意体验区、读者作者互动区。和台湾的诚品书店很像, 但模式体验却有很大的不同。三是时间节点会选择重大节日前后。每一家快闪书店的背后, 看似偶然, 其实都是精心策划的。在时间点上, 一般围绕重大节日或世界读书日等纪念日, 选择邀请知名作家签书、邀请知名艺术家开展“读书会”。 ”活动与读者互动。第四,

经营模式必须跨界合作。所有快闪书店都将与政府部门和大型商业地产合作。政府对快闪书店给予适当补贴, 大型商业地产在场馆、宣传等方面进行资源交换。 “快闪书店”在一处结束后, 将搬到其他商业地产继续巡展, 推动商业地产与文化的融合。无论是突破还是入门, 能否引领阅读革命?快闪书店是对传统书店的一次突破, 但又进入了资本设定的另一个大局。作为一家具有鲜明文化属性的快闪书店, 能否引领读者与作者的对决, 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热门话题。
       应该说, “快闪书店”本质上是一种行为艺术。 “快闪书店”吸引市民和游客的关注可以看作是一种公益性的表演艺术表演, 具有很好的传播效果。不断“闪烁”, 以一种引领潮流的方式, 点燃全民阅读的火花。文化领域国家现代治理体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公共阅读活动的自然延伸。同时, 也是探索城市空间升级改造和实体书店探索的创新尝试。政府之所以认可“快闪书店”的运营模式, 是因为它或多或少是公开的, 可以引起更多的社会关注, 唤起公众的阅读意识。当然, 它最大的价值在于唤起大众对城市文化空间的重新解读, 对文学阅读的重新认识, 对城市生活方式的全新体验。这些被资本俘获后, 就形成了产业发展的博弈, 形成了以资本为杠杆驱动产业进步的博弈场。在政府、资本、经营主体三股力量的推动下, “快闪书店”的定位只是利益的转移。政府的目的是促进阅读, 资本的目的是帮助其资本的战略升级, 运营主体是隐藏未来的长尾利润。当然, 被拆除的快闪书店可能会很快被复制到其他地方, 敲锣打鼓。然而, 无论是政府还是资本都必须承认, 实体书店买书的实用功能已经逐渐退化。书店应尽量营造具有艺术气息的空间, 建筑设计、室内装潢、图书陈列等都要精益求精。而书籍只是成为消遣的工具, 也就是资本以及运营商最愿意发挥的想象空间。
       在这种状态下, 实体书店终将成为超大型文创综合体。实体书店通过收取品牌授权费获得商业用地经营权。其中大部分可以建成历史文化街区或阅读公共社区。这不仅提升了当地文化产业的附加值, 也增强了城市的文化氛围。公民多了一种文化共享空间, 资本多了一种商业运作模式。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快闪书店”的出现突破了传统的商业模式, 让阅读成为一种时尚有趣的事情。让作家在快闪书店担任“特约店长”, 分享书房中的创意感受和小事, 突破传统书店单向经营模式, 很好的符合当下的社交阅读方式, 为读者带来与书本的拉近与心理的距离, 激发了大众的阅读兴趣。但“快闪书店”的存在毕竟太短暂了, 未来会不会是一个长期的期待?这种创新的书店服务能否带来阅读空间的新变化?值得继续关注。

Copyright © 2003-2019 鼎泰科技有限公司 dingtai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buroconseils.com) 冀ICP备201953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