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研究成果发布—— 社会组织经济价值亟待关注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21日

       2018年7月16日, 洪峰“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度”研究成果发布会在北京国家行政学院会议中心召开。
       会上,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院长、北京万众社会创新研究院院长马庆宇教授作了研究成果报告。行业相关专家学者对成果发布进行了精彩点评和圆桌讨论,

并就N-GDP测算的研究成果做了报告。提出深入研究建议和意见, 共同探讨社会组织未来发展。来自国家行政学院、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社会组织负责人和媒体代表300余人参加了会议。本次会议由南都公益基金会、北京市社会建设办支持,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组织与公共治理研究基地、北京万众社会创新研究院联合主办。改革开放40年来, 我国社会组织不断发展, 为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事业繁荣发挥了积极作用。全国现有社会组织80万多个。党的十九大报告五次提到社会组织, 首次提出要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社会组织的作用。然而, 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在此背景下, 2016年6月, 受南都基金会委托, 来自国家行政学院、中央财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重庆市委党校的9名学者组成了“中国学会”。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院长、北京万众社会创新研究院院长马庆宇教授的带领下, “中国国民经济规模(N-GDP)测算研究课题组”拉开帷幕开展中国N-GDP(N为NPO)测算研究, 两年后达到预期目标, 取得重要成果,

2016年社会组织经济贡献仅占GDP的0.37%, 需要有针对性国家政策杠杆支持 2016年底在民政系统登记的社会组织, 包括全国三类社会组织(社会团体、社会服务机构、基金会), 对16个数据进行测算如各自的增加值规模和社会组织的活跃程度等。研究结果表明, 2016年, 总增加值全国社会组织e约2789亿元, 占当年GDP的0.37%, 占第三产业增加值的0.73%。同年, 全国社会组织总支出约6373亿元, 占当年GDP的0.37%。改革开放40年来, 中国社会组织经历了“恢复发展期”、“曲折发展期”、“平稳发展期”和十个八八以来的“成长期”四个阶段党代会, 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风气, 正在成为经济社会建设的生力军。可望在供给侧多元主体中发挥重要作用。不过, 马清宇也表示, 从GDP占比来看, “即使考虑到我国社会组织范围与其他国家NPO范围的差异”, 我国的社会组织与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组织相比仍有数倍的差距。 “这不符合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表明社会力量的经济能力需要继续增长。国家政策杠杆的有针对性的支持。测算研究还显示, 2016年社会组织增加值排名前五的省份分别是广东、江苏、山东、上海和北京。如果按人均社会组织增加值计算, 排名前五的省份分别是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齐书雨国家行政学院社会文化教研室主任齐书雨充分肯定了本研究选题对社会组织经济规模测度的意义及其对社会组织发展的深远影响。社会组织在讲话中。他说, 虽然党、政府和社会各界越来越重视社会组织的作用, 但目前学术界对社会组织的研究更多地关注社会组织的社会影响, 对社会组织的作用关注不多。社会组织的经济价值。有少数学者关注这个问题,

但由于研究难度大、数据信息获取困难等因素, 他们的研究并不深入。”教授带来的研究团队的这个研究项目马云是第一个系统研究这个研究结果, 让我们对中国社会组织的经济贡献有了新的认识。”北京市委社会工作委员会、北京市社会建设办副主任卢健在致辞中表示, N-GDP测算研究不仅填补了社会组织实践研究领域领域的空白是突破, 也是创造。
        “这个课题的范围很大, 研究层次很深, 交叉融合很广, 工作过程很困难。”科学判断社会组织的整体效能, 认清社会组织的发展规模和趋势。 2016年, “不活跃和疑似不活跃的社会组织”超过10%, 名义上、空壳的社会组织数量较多。抢眼的表现, 大大弥补了公共服务的不足。但是, 社会组织的蓬勃发展也对科学监管、健康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很多地方, 存在着长期不活跃的组织和形同虚设的空壳组织。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研究抽样结果发现, 我国非活跃社会服务机构比例为10.85%, 疑似非活跃社会服务机构比例为2.83%, 非活跃社会服务机构比例为组织为 12.50%。 , 疑似不活跃社团的比例为1.96%。马清宇说, 真正活跃的社会组织比政府公布的要少。 “就算不统计疑似, 至少也有10%是不活跃的组织。
       由此可以推断, 2016年我国活跃的社会组织大约有60万到63万个, 其中体现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计算研究还发现, N-GDP 和 GDP与第三产业增加值水平存在高度相关性, 表明经济发展阶段和经济结构对社会组织发展具有较强的带动作用。但是, 社会组织发展的数量与社会组织的经济规模之间只有一定程度的对应关系。马清宇介绍, 这是研究部社会研究力量首次对全国社会组织增加值等经济数据进行全面系统、规范的测算, 有助于做出更可靠的判断。对社会组织整体业态和服务能力, 方便非营利部门对信息进行专项公开, 为调整供给侧主体结构、补齐“短板”提供重要依据。社会组织的发展。马清宇还表示, 研究的进一步目标是推动我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计量方法与联合国常用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非营利组织手册》指标方法的对接。进一步提高我国社会组织的数据记录和统计标准化水平。据介绍, 除马庆宇教授外, “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研究”课题组成员还包括重庆市委党校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谢菊教授。中共市委(重庆市行政学院)曹唐哲, 中央财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学校副教授石俊义, 中共重庆市委党校(重庆市行政学院)副研究员付虎, 杨颖、李颖、单苗苗, 博士生导师。李楠, 国家行政学院博士生。 N-GDP计量研究实现从0到1, 并推动纳入国家统计体系。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的测算和研究成果采用收入法统计, 抽样对象为基金会、协会和社会组织。社会服务机构在一定时期内生产的新产品及其相关价值之和, 样本相对误差率较小。尽管与会专家学者对部分内容存在争议, 认为报告需要进一步解读和深入研究, 但普遍认为完成了从0到1的过程, 也就是意义重大。国家行政学院社会文化教研室副主任、全国政协委员丁元竹教授认为, 这一课题开辟了社会组织研究的新领域。 “过去, 经济社会学使用社会学方法研究经济中的社会关系、人际关系和其他问题。社会结构、供给侧改革与经济区域布局对社会组织影响的关系”。丁元柱也对研究提出建议:在衡量经济价值的同时, 衡量社会组织的社会价值和社会效益也很关键。 “社会组织促进社会和谐, 不能单用经济价值来衡量。”此外, 未来可将大数据引入研究, 积极推动将这套计量方法纳入国家统计体系, 更加制度化地帮助社会组织。的发展。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深圳国际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表示, 本次对社会组织经济价值的系统研究是开创性的工作, 对于学术研究而言, 运用经济模型的方法社会领域 计算也是研究方法上的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研究员杨团表示:, 以科学的态度对待每一个数据, 不要简单地抄袭别人的数据, 而且本研究在概念定义本身和学科交叉方面更加谨慎, “从方法本身来看, 它非常注重科学性质。 ”。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屏从政策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 对数据背后的原因进行更深入的分析, 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原因。社会组织占经济贡献的比重。这就是第三部门的独特功能和价值。”北京市社会组织办公室主任闫晓强认为, 社会组织的经济贡献很难衡量。这项研究不仅填补了学术空白, 清华大学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主持的圆桌论坛环节, 南都公益基金会主席、参赞处特约研究员徐永光国务院负责人表示, 他对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的研究成果“非常满意”。但他也表示, 从测算和研究数据中可以看出三个偏差。一是,

2016年, 中国社会组织年度总支出的一半以上没有用于直接产出社会组织, 大量支出流向政府, 创造了政府GDP;二、社会组织和社会服务组织, 除自身服务收入外, 其资金主要来自政府购买服务, 而非基金会;第三, 大量民办教育、医疗、养老等民间机构由企业经营, 这些都计入公共服务和市场商业的投资, “这是最大的偏差。”王杰修副副部长说。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认为, 这一测算数据, 一方面可以让政府部门和公众认识到促进社会组织发展的紧迫性, 另一方面也可以为政府制定政策和决策提供参考和依据。深度, “要进一步挖掘和分析数据。”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副院长黄浩明表示, 这些数据“真的很反映了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现状, 很有说服力”。他还建议未来研究对象的分类可以更细化, 比如服务型和倡导型社会组织的经济贡献, 除了衡量经济贡献, 我们还可以衡量社会组织的“社会贡献”。组织。中国人民大学产业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杜子芳希望该研究能够在未来纳入国家统计体系。马清宇对各位专家学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表示感谢。他也表达了对下一步的希望。一是希望与民政部统计部门进行沟通, 对接;第二, 他希望与国际学术界接轨, 让中国的社会组织研究走向国际。

Copyright © 2003-2019 鼎泰科技有限公司 dingtai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buroconseils.com) 冀ICP备2019533612